欄目導航

首頁(yè) > 信用知識>國外信用評級業(yè)的發(fā)展歷程及中國的發(fā)展方向

 在一個(gè)國家現代經(jīng)濟生活中,信用制度是必不可少的。它是整個(gè)市場(chǎng)經(jīng)濟運行的基矗在國外,經(jīng)過(guò)一百多年的發(fā)展,社會(huì )信用制度及管理體系已經(jīng)比較完善,主要包括以下幾方面:征信數據及評估,法律和法規的確立和健全,政府和專(zhuān)業(yè)協(xié)會(huì )的監督和管理,教育和研究等。征信數據及評估,即信用評級,是整個(gè)信用制度的核心和基矗那么什么是信用評級呢?信用評級又稱(chēng)資信評級或信譽(yù)評級,其基本方法是運用概率理論,準確判斷出一種金融資產(chǎn)或某個(gè)經(jīng)濟主體的違約概率,并以專(zhuān)門(mén)的符號來(lái)標明其可靠程度。用惠譽(yù)國際首席顧問(wèn)Charles Brown的話(huà)說(shuō),信用評級的內涵主要包括三方面:首先,信用評級的根本目的在于揭示受評對象違約風(fēng)險的大小,而不是其他類(lèi)型的投資風(fēng)險,如利率風(fēng)險、通貨膨脹風(fēng)險、再投資風(fēng)險及外匯風(fēng)險等等。其次,信用評級所評價(jià)的目標是經(jīng)濟主體按合同約定如期履行債務(wù)或其他義務(wù)的能力和意愿,而不是企業(yè)本身的價(jià)值或業(yè)績(jì)。第三,信用評級是獨立的第三方利用其自身的技術(shù)優(yōu)勢和專(zhuān)業(yè)經(jīng)驗,就各經(jīng)濟主體和金融工具的信用風(fēng)險大小所發(fā)表的一種專(zhuān)家意見(jiàn),它不能代替資本市場(chǎng)投資者本身做出投資選擇。一、國外信用評級業(yè)的一般發(fā)展歷程信用評級具體操作在國外主要有政府主導和民營(yíng)市場(chǎng)化運作兩種形式。其中歐洲部分國家(如法國),亞洲部分國家(如印度)和拉丁美洲部分國家(如墨西哥)是由政府主導推動(dòng)的,而在世界上信用制度最發(fā)達和完善的美國則主要由民營(yíng)市場(chǎng)化運作。美國的信用評級體系的發(fā)展歷程基本上也體現了世界信用體系的發(fā)展趨勢。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美國正處于工業(yè)化帶來(lái)的經(jīng)濟迅速發(fā)展時(shí)期。鐵路為交通運輸業(yè)增加新線(xiàn)路,以滿(mǎn)足不斷增長(cháng)的貨運需求。由于需要大量資本,許多公司通過(guò)發(fā)行債券融資。這些公司在信用質(zhì)量上存在極大的差異,有的實(shí)力雄厚,有的則財務(wù)狀況不佳,更有甚純粹就是欺騙,為了興建子虛烏有的鐵路和工廠(chǎng)發(fā)債。當時(shí)在金融市場(chǎng)上,投資者缺乏可靠的金融信息,也很少有評估債券信用風(fēng)險的方法。1890年,穆迪投資者服務(wù)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的創(chuàng )始人約翰·穆迪開(kāi)始編寫(xiě)美國公司財務(wù)信息手冊,并逐步建立了衡量債券倒債風(fēng)險的評估體系。他在1909年首次對美國鐵路公司的債券進(jìn)行評估,其評級手冊受到了投資者的廣泛歡迎。1918年,穆迪的評級對象開(kāi)始擴展到外國政府在美國發(fā)行的債券。隨著(zhù)投資者對評級服務(wù)需求的增長(cháng),市場(chǎng)上出現了其他信用評級司。1923年,標準普爾公司(Standard&Poor's)開(kāi)始資信評級業(yè)務(wù)。進(jìn)入20世紀20年代,美國經(jīng)濟又經(jīng)歷了一次迅速增長(cháng)時(shí)期,同時(shí)投機活動(dòng)也很猖獗。企業(yè)發(fā)展很快,但并非都很可靠,很多公司利用股票和債券市場(chǎng)為不大現實(shí)的發(fā)展計劃籌資。在30年代大蕭條之前,信用評級的使用并不廣泛。但在大蕭條中,大量公司的破產(chǎn)導致債券倒債頻繁,投資者因此損失巨大。大蕭條的教訓使投資者認識到資信評估的重要性,信用評級作為幫助投資者作出適當投資決策的工具,其意義更為明顯。監管機構也確認資信評級在為投資者提供保護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管理部門(mén)限定公共養老基金投資的債券種類(lèi),限制對高風(fēng)險債券的投資,借助等級作為投資的準則,限定這些投資只能用于購買(mǎi)評級機構列為“投資等級”的債券。大蕭條之后,信用評級成為債券投資和定價(jià)的標準模式。投資者利用評級作為他們選擇債券投資時(shí),所能承受的風(fēng)險水平的依據。投資者根據債券的評級,確定他們對債券收益的要求,按照投資報酬與風(fēng)險掛鉤的原則,對高風(fēng)險債券要求較高的收益回報。然而,在1967年之前,金融市場(chǎng)對評級服務(wù)的需求不大,這主要是由當時(shí)美國的利率低而穩定以及債券二級市場(chǎng)相對較小的特點(diǎn)決定,證券組合管理無(wú)所作為。但是,到了60年代末,由于越南戰爭的升級,伴隨著(zhù)政府大量的社會(huì )福利開(kāi)支,美國經(jīng)濟開(kāi)始遭受高通貨膨脹的侵襲,高利率時(shí)代隨之而來(lái)。高等級公司債券的利率從原來(lái)穩定的4-5%上升到70年代中期前所未有的10%水平,債券市場(chǎng)由此受到高通脹和更大的信用風(fēng)險的雙重打擊。當70年代美國經(jīng)濟處于嚴重衰退時(shí),沖擊也達到頂點(diǎn)。公司利潤下降,制造商大量削減生產(chǎn)。深受經(jīng)濟循環(huán)周期影響的賓夕法尼亞州中央鐵路公司因不堪承受沉重的財務(wù)壓力,申請破產(chǎn)保護,成為當時(shí)美國金融史上最大的倒債事件?!百e州中央鐵路公司破產(chǎn)案”標志著(zhù)現代信用評級業(yè)的開(kāi)始。該公司破產(chǎn)時(shí),尚有16億美元的債券和1.25億美元的商業(yè)票據沒(méi)有償付。雖然市場(chǎng)已經(jīng)開(kāi)始認識到信用風(fēng)險的與日俱增,但在“賓州中央鐵路公司破產(chǎn)案”發(fā)生之前,商業(yè)票據市場(chǎng)實(shí)際上被視為沒(méi)有風(fēng)險。雖然發(fā)行公司中明顯地存在信用差別,評級機構幾乎為所有的商業(yè)票據發(fā)行者都標識最高等級。賓州中央鐵路公司的破產(chǎn)使投資者意識到信用質(zhì)量的問(wèn)題,而發(fā)行公司也力爭與他們認為“較差的”信用有所區別,市場(chǎng)對資信評估服務(wù)的需求迅速增長(cháng)。從20世紀70年代到80年代中期,美國債券發(fā)行量有了較大的增長(cháng),二級市場(chǎng)的交易量也不斷增加。與此同時(shí),商業(yè)票據發(fā)展迅速,在場(chǎng)上取代了傳統上由銀行扮演的對企業(yè)的短期貸款者角色。至此,信用評級已成為不斷發(fā)展和具有更大風(fēng)險性的資本市場(chǎng)體系中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美國資信評估業(yè)的一個(gè)主要特點(diǎn)是:對于同一受評對象,投資者堅持要有至少2家評級機構的評估,他們不愿只依賴(lài)一家評級機構的判斷,要求有第二種意見(jiàn)。投資者認為,有2家獨立的專(zhuān)業(yè)評級分析公司共同對一家企業(yè)進(jìn)行分析更為可靠。通過(guò)評估機構之間的競爭得出高質(zhì)量分析報告的做法被市場(chǎng)廣泛接受。

 

  對于歐洲而言,其債券市場(chǎng)直到1981年才開(kāi)始迅猛發(fā)展。雖然在1987年、1990年和1992年曾有若干下降,但從整體上看,20年來(lái)市場(chǎng)增長(cháng)了10倍。二、中國信用評級業(yè)的發(fā)展方向中國信用評級業(yè)是隨著(zhù)我國對外開(kāi)放和建立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新體制而誕生的,是我國與國際慣例接軌,進(jìn)行經(jīng)濟體制改革特別是金融體制改革的產(chǎn)物,與我國金融市嘗證券市場(chǎng)的建立健全相伴相隨,為規范證券市場(chǎng),保護投資者利益發(fā)揮了重大作用,是我國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國家宏觀(guān)經(jīng)濟間接調控體系中社會(huì )資信狀況監督體系的核心環(huán)節。中國開(kāi)展信用評級已具備了堅實(shí)的根基。各類(lèi)機構、企業(yè)已開(kāi)始逐步從“國有國營(yíng)”走向自主經(jīng)營(yíng)、自負盈虧、自我約束和自我發(fā)展,其面臨的風(fēng)險已逐漸由國家完全承擔轉化為由企業(yè)自身承擔。信用評級業(yè)生存與發(fā)展的基礎是市場(chǎng)經(jīng)濟規則,信用評級機構的性質(zhì)、機構的審批與組建以及機構的運作,一開(kāi)始就要符合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要求。信用評級體系的合理性、評級分析與判斷的可靠性和評級工作的客觀(guān)性是保障評級質(zhì)量的三大要素,投資者對評級結果的接受與信任程度是評級機構生存與發(fā)展的決定性因素。中國的信用評級業(yè)剛剛起步,被評主體與投資者對評級的認識還很膚淺,評級的功效范圍受到了制約。雖然我國信用評級業(yè)經(jīng)過(guò)20多年的發(fā)展,取得了一些成績(jì),但總體來(lái)說(shuō)仍然比較落后,主要表現在:評級市場(chǎng)運作不規范,缺乏統一的行為規范;監管機構和行業(yè)自律組織缺位,評級結果不能真實(shí)反映風(fēng)險程度;由于地區封鎖和行業(yè)分割造成的評級標準的巨大差異,使信用評級失去客觀(guān)基儲使評估業(yè)缺乏提高質(zhì)量的基本條件;各種中介機構以紛紛涉足,使行業(yè)社會(huì )形象受到損害等等、面對這種狀況,需要我國的資信評估業(yè)深入思考,探索解決問(wèn)題的途徑。(一)我國資信評估市場(chǎng)的需求是趨于旺盛的資信評估業(yè)的發(fā)展從根本上取決于市場(chǎng)對資信評估產(chǎn)品的需求。在我國特有的國情夏,這種市場(chǎng)需求在很大程度上需要政府的推動(dòng)。最近一系列的動(dòng)向表明我國政府已經(jīng)開(kāi)始采取措施,啟動(dòng)社會(huì )特別是中小企業(yè)對資信評估的商場(chǎng)需求。這對中國資信評估業(yè)的發(fā)展來(lái)說(shuō),是個(gè)令人振奮的利好消息。1、中小企業(yè)貸款制度改革和民間資本向中小企業(yè)貸款試點(diǎn),是資信評估培育中小企業(yè)市場(chǎng)的大好機遇。我國信用結構的特點(diǎn)是以銀行信貸為主,目前幾乎100%的個(gè)人信用和80%的企業(yè)信用都來(lái)自商業(yè)銀行。目前信用評級的主要市場(chǎng)是信貸市場(chǎng),啟動(dòng)企業(yè)對資信評估業(yè)的市場(chǎng)需求,關(guān)鍵是啟動(dòng)企業(yè)特別是廣大中小企業(yè)的市場(chǎng)需求。讓廣大中小企業(yè)通過(guò)資信評估獲得銀行貸款支持是一條可嘗試的有效途徑。由于種種原因,商業(yè)銀行貸款始終偏愛(ài)大企業(yè)。而近年央行和銀監會(huì )都有明確的政策表示開(kāi)啟小企業(yè)貸款制度改革。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yè)銀行和各類(lèi)商業(yè)銀行先后宣布將進(jìn)行中小企業(yè)信貸改革試點(diǎn)。顯然,銀行信貸結構這種漸進(jìn)性戰略調整為我國資信評估業(yè)的發(fā)展提供了一個(gè)大好機遇。2、對銀行間債券市場(chǎng)發(fā)行的債券進(jìn)行信用評估,預示著(zhù)信用評估業(yè)務(wù)范圍的擴展。中國人民銀行發(fā)布的2004年22號文件,要求對銀行間債券市場(chǎng)發(fā)行的債券進(jìn)行信用評估,并制定了信用評估機構業(yè)務(wù)規范的條款。這預示著(zhù)中國信用評估業(yè)從區域性的信貸資信評估、少量資本市場(chǎng)的債券資信評估逐漸擴展到貨幣市場(chǎng)的資信評估。這既是為中國利率市場(chǎng)化條件下金融產(chǎn)品定價(jià)準備著(zhù)組織的、機制的、制度性的框架,也為我國評級市場(chǎng)的層次性分工提出了機遇。3、資本市場(chǎng)的發(fā)展、政府管理經(jīng)濟方式的轉變和信用體系建設的深化,都將對資信評估產(chǎn)品提出市場(chǎng)需求。首先,隨著(zhù)資本市場(chǎng)的發(fā)展,債券和上市公司的信用評級將會(huì )相應發(fā)展。其次,隨著(zhù)政府管理經(jīng)濟方式的轉變,監管部門(mén)將越來(lái)越多地使用評級結果,也將促進(jìn)評級業(yè)的發(fā)展。再次,隨著(zhù)信用體系建設的深化,社會(huì )各界將進(jìn)一步認識到資信評級機構的重要作用,改變社會(huì )失信特別是企業(yè)失信的現狀,需要資信評估業(yè)有長(cháng)足的發(fā)展。資信評級機構作為信用體系的重要構成環(huán)節,將在信用中介服務(wù)體系中起著(zhù)基石的作用。(二)構建有中國特色資信評估體系我國資信評估行業(yè)已起步20多年仍處于目前狀態(tài),相較而言,與我國幾乎同時(shí)起步的日本、印度等國的資信評估業(yè)發(fā)展卻比較順利。造成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沒(méi)有選擇適合我國國情的恰當的發(fā)展道路。我國從計劃經(jīng)濟體制轉向市場(chǎng)經(jīng)濟體制特定的轉型歷史條件,造成了社會(huì )誠信度低、資本市場(chǎng)落后以及各種利益集團為分享資信評估業(yè)利益造成的混亂等矛盾和問(wèn)題。因此,無(wú)論是學(xué)習以美國、歐洲為代表的資信評估業(yè)“市場(chǎng)驅動(dòng)的發(fā)展模式”,還是移植有些國家“政府法規驅動(dòng)的發(fā)展模式”,都難以取得理想效果??梢赃x擇的出路,只有從國情出發(fā),兼收并蓄、走有中國特色的資信評估模式。中小企業(yè)在我國經(jīng)濟增長(cháng)和發(fā)展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目前我國中小企業(yè)占企業(yè)總數的99%,他們發(fā)展情況和信用狀況不僅關(guān)系著(zhù)國民經(jīng)濟能否健康持續地發(fā)展,也影響著(zhù)整個(gè)社會(huì )的信用狀況。因此,強化中小企業(yè)信用意識和整肅信用秩序,培育以中小企業(yè)為主的社會(huì )信用體系,是資信評估業(yè)發(fā)展中應有之義,也是構建有中國特色資信評估模式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傊?,信用評級業(yè)在我國是一個(gè)朝陽(yáng)行業(yè),將在我國的市場(chǎng)經(jīng)濟建設中發(fā)揮巨大的作用,面臨著(zhù)巨大的市場(chǎng)潛力和十分廣闊的發(fā)展前景。我國資信評估業(yè)發(fā)展是在經(jīng)濟全球化的開(kāi)放條件下進(jìn)行的,既要遵循國際資信評估的共同規則,學(xué)習國際資信評級業(yè)發(fā)展的成功經(jīng)驗,又要結合中國實(shí)際國情,走出有中國特色的發(fā)展道路.